《平園相學》之氣色篇

《平園相學》之氣色篇

《素問·脈要精微論》云:“夫精明五色者,氣之華也。赤欲如白里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鵝羽,青欲如蒼壁之色,不欲如藍;黃欲如羅里雄黃,不欲如黃土;黑欲如重黑漆,不欲如地蒼。五色反象見者,其壽不久也。”(按:此即相書所謂氣色之始。)氣色者,由內磅礴而表於外也。始則為氣,定則為色,其美惡源於神,發於氣,而現其清陽或惡陰之色。”《相理衡真》謂“充乎皮里者謂之氣,現於皮上者謂之色”,緣氣猶根乾,色猶枝葉。有色而無氣,猶有枝葉而無根乾,是謂色泛,難以言吉。如有氣而無神,雖欲發動而無由,是謂氣滯,自屬不利。茲將氣色分論於後。

《平園相學》之氣色篇

(甲)

氣本極難觀,在最初時,覺如煙縷,宛似遠望村中,現有緩緩厚薄之煙,嗣經詳審,乃知其為水火之氣也。彼水氣每於寒冷時,由井澤中現有縷縷如息者,最易窺見。至春夏之交,則非習見者,未易者也。若其習見者,自能辨別其池沼河澤澗湖江海等氣,雖隔林岳,仍能分晰。至於夏際置火盤於炎日之下,覺其蒸蒸然上升者,則為火氣,與水氣大異其趣。而人氣則非一朝一夕所能窺透,必須詳察水火氣之後,乃始向人頭面,仔細觀看,以辨其小大厚薄細長,而定其吉凶禍福善惡也。況僅就吾國人言之,浙人氣重而不明,閩人氣明而不重,南人氣清而不厚,北人氣厚而不清,又未可一概論也。夫氣原有先天與後天之分,先天者自己元身之氣也,後天者天地氤氳之氣也。呼吸後天之氣,以接先天之氣,其氣方有所主,始得而生。緣人本無根之樹,全氣憑以為之根,氣充則神安,神安則氣靜,靜則寬和剛清生焉。寬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剛可以制物,清可以表物。不寬則溢,不和則亂,不剛則懦,不清則濁。故視其氣之狀態,即可知其人之義”是也。

(乙)

色之種類甚多,其最要者,曰青,曰白,曰赤,曰黑,曰黃,曰紅,曰紫,曰暗,曰滯,曰蒙,計十種。分述於後。

一日青色。凡日角金匱兩處,忽然發現青色,居家者宜防偷窺,遠行者須防盜賊。木形人,於春季印堂、天庭現青色,形若川紋者,主官星現,作官者可望升遷,經商者亦必財旺。天中、邊城青主吉,山林或五嶽發現青色,主人幽冥。目部上下俱青,主妻1病。三陽青,主生男;若中央兼有白色,即主子女有災。鼻部青入奸門,主四十日內克妻;兼黑色主凶。準頭青,主九十日內有火厄;若連人中兼黑色者,主牢獄,並克妻。廷尉青連法令,主失財。耳部青連年壽,主刑克。人中青兼白色,主乖離。口部青,一百二十日內有災禍;青人口角,忌飲食;青連承漿,防毒害。地閣青,七日內出外吉。正面青浮,主疾病。

二日白色。自旺於秋,不利於夏,盛時如膩粉,退時若灰垢。天中現白色,主五十日內暴亡。天庭白,主百二十日內橫死。驛馬白,不宜外出。印堂白,必克父母。目部白,主冤死。井灶白,多惡耗。魚尾白,主災厄。兩顴白,防喪服。鼻部白,主百日內亡。人中、口部、承漿、地閣等現白色,均主哭泣。若耳白而瑩,且過面,則主名聞天下,並五十七年得意。

三曰赤色。赤色於夏,本屬五行之火,故初起如火燃,去時如連珠。凡赤中帶潤澤者吉,帶焦烈者凶。天中或天庭見赤色者,主官星現。

邊城赤如刀劍者,主因父得官。髮際赤,若系武職,主陣亡,常人主凶。山根、日角、印堂赤,主有火災。司空現赤色,並貫人口角者,主百日內死。眉頭或眉中赤,主險,有橫禍。兩顴或命門赤,主怒,並遭難。壽上赤,主有膿血之災。準頭赤,主受訴訟之累。鼻部赤,主一百廿日內,有火厄及血病。耳部赤,防失足,並墜馬。人中赤,主有讒斗。唇部赤,主為上客。口部赤,並帶青黑者,主百日內不祿。地閣赤而有魚鱗紋者,主遭火災。帶黑色者,主有盜劫。總之,赤非善色,見者多災少吉。

四日黑色。高廣黑貫三陽,主半年內死。天庭、人中、日角、司空、山林、印堂、山根、目部、兩顴、鼻部、命門、耳部、地閣等,若現黑色,非主哭泣,必主死亡,為極不利之色也。

五曰黃色。凡天中、天庭、日角、輔角、驛馬等,現黃色而瑩潤者,軍政界主得官,或即榮達,工商家主言得利,或發橫財。司空黃潤,主七日內得財。山林、印堂黃如筆鋒者,主吉。額部黃,主喜。眉尖黃,主幹事成就。眉上黃,主進財。眉間黃,主喜事。目部眼眶發黃,主有陰德濟人,若兼帶紫色,復尾下者,主修道必達,兼長兵書。三陽、天倉黃,主大進財。鼻部、兩顴、人中、命門、口部、地閣等現黃色,皆主吉,或進財。惟面部、耳、鼻、齒、額,全行黃滯且重者,是脾絕,死兆也。

六日紅色。紅為發達之色,無論何部,若現潤澤之紅色,皆主吉,工商家財旺,仕宦家加職,文學家名利兼收;即勞動家現紅色,流年運氣,亦必事事稱心。

七日紫色。紫為仕宦之旺氣,作官者無論何部,若現紫色而明淨者,均主遷升。常人現紫色,或則生子聰秀,或則娶妻富貴,或則添財進產。蓋紫色為極吉利之色也。

八日暗、曰滯、曰蒙。三者皆為敗色,所謂面如附煤而無艷者是也,主招財有損,所事不成,皆惡運將臨之兆也。

以外尚有守色、散色、害色、利色四種。守色又名聚色,其色微黃而聚藏於皮肉,體艷有勢,似為太陽所曬者,即家產振興之兆。散色者,即有色無氣,明中生暗,滿面光彩,而花紋夾雜,正面明亮,而耳鼻污穢,皆屬不利,事決無成。害色者,鼻準如煙,庭印如蒙,三陽不開而如溝泥,明光若火而似塗脂,俱為大困大戚之色。利色,又名動色,如天庭新現明潤之色者,宜動不宜守。惟有紅色摻雜而過重時,則動乃不利。至謂應動於何方,須視命,宮之色以決定之。如金錢出入之時,奸門富堂之間,有一線直向土星而且鮮明者,金錢即可如期到手,但中途發生障礙,則無論如何,不能成就。又如事業進行之際,有如橫幅一二分,由眉問直升髮際者,旬日之內,目的可達。惟此色發生污穢,或有小瘡,橫直於其間,則十有九必敗也。

至統論氣色,可備參考者。如《相理衡真》云:“辨色猶霜上辨雪,雪上辨霜,其狀甚多,如粟如豆,如絲如發,或如碎米,或如長針,或方如印,或圓如珠,或如浮雲之狀,或如飛鳥之形,或明朗,或清爽,或浮或沉,或聚或散,或昏或亂,或盛或衰,或如塗辣,或如塵垢,或如祥雲襯日,或如春花爛漫,或濃而光潤,或慘而枯燥,或圓大如顆豆,或細小如微塵。急者如驚湍拽發,慢者如臥蠶動頭。發有大小,則應有遠近。勢有盛衰,則形有體咎。鮮微為事之始,盛大為事之終,退陷為事之解。大而急,光而盛者,其應速,其事重。小而慢,隱而微者,其應緩,其事輕。或聚而忽散,其事甚微而易解。或暗而後明,其事先區而後吉。或俄頃而沒,其事忽現而便銷,或經旬不退,其事甚遠而難見,易見者為浮,難見者為沉。浮為輕,主未來。沉為重,主過去。浮沉相併,去去遠來。神清氣爽色潤者吉,神奪氣移色枯者凶。神開氣光色明者吉,神滯氣慘色暗者凶。或有老而色嫩者,弱也。或有少而色枯者,亦弱也。臟腑乃氣色之根本,氣色為臟腑之枝葉,根本固則枝葉繁盛,根本枯則枝葉凋零。

又如《相理衡真。五言歌訣》云:

黃色分明吉,猶看紫更紅,光華須富貴,暗滯且成空。

青色須明朗,春風舞柳條,若如煙霧黯,尤恐在來朝。

赤色宜華潤,枯焦定不安,面唇相應吉,終可得高官。

白色如銀瓶,空浮透肉光,若還乾不淘,喚作犯金亡。

黑色無塵垢,光華喜可知,沉沉如點漆,非病有災危。

青色印堂起,知君必有殃,若無孝服折,定是損田莊。

紅色印堂起,知君喜事來,若非婚嫁娶,即是進錢財。

紫色印堂起,知君官職來,不然生貴子,必定顯蘭台。

白色印堂起,孝服見悲哀,家內縱無事,六親外服來。

黑色印堂起,定主有凶來,自己難平坦,兒孫不免災。

黃色騰騰起,朝天祿位成,如雲縈日角,旬內拜公卿。

鼻頭明黃動,縈紆入食倉,進財兼進喜,猶看旺何方。

印常有微黃,天門紫氣光,龍頭橫鳳尾,高照滿堂芳。

準赤憂煎動,縈經有訟非,氣青來口角,卒病九泉歸。

靄靄青雲起,災來在夏秋,忽然人口角,疾病最難瘳。

白雲湯沸起,中秋恐親危,若經眉額上,即怕見雙悲。

又《氣色心印賦》云:“湛然青淨,百禍難侵,若是朦朧,諸事無成。辨四時之氣,如春蠶吐絲之微微;察五方之色,若浮雲覆日之旭旭。滿面青藍,多逢迍否。紅黃不改,必遇榮昌。滯氣鏇生,雖見喜事而必空;赤色縱橫,確信官災而必至。黑色若穿五竅,身陷幽冥;旺氣如到三陽,祿從天降。居官一印鏇黃氣,品級超遷;士庶兩顴見赤色,兄弟爭競。黃氣來而多慶吉,白色發而主喪亡。是故天庭色白,春愁口舌刑傷;地閣氣黑,秋怕交爭詞訟。奸門氣黃,因奸而尚能成婚;妻部色黑,宜室而中多變故。

赤氣忌侵法令,酒色亡身;黑色怕見子宮,兒女受傷。青氣生於眼下,必主妻妾子女之憂;白色現於準頭,當有父母昆弟之服。中央青氣鏇繞,而終見災殃;上部黑色摻雜,而必多疾病。地閣明而饒田宅,天獄暗而羅梏桎。天中黑暗,失官退職;印堂朦滯,既愁且悲。年上氣黃,即有官爵之封;壽上色紅,必生爭競之擾。年上橫紋赤黑,或憂父母或憂身;壽上直麗黃潤,亦喜子孫亦喜緣。白為死喪,赤為官災。黑為疾病之憂,青為驚辱之事。眼上赤暗而爭訟,眉上黃明而受祿。黑如油抹,人命多傷。

黃似塗酥,財帛廣聚。紅黃人於面上,多因進取而得金帛;黑霧籠於額角,定見退敗而受困窮。魚尾青暗奸事敗,準頭紅黃祿位成。黑連年上,女必招災;青人人中,男須敗業。肇禍起於白額,憂病出自青山。髮際黃明,求官易得;鼻孔黑暗,幹事難成。赤燥生於地閣,定損牛馬;青白起於奸門,禍侵妻妾。三陽火旺,必主誕男;三陰水多,定鬚生女。黃氣少而青色多,功名來而不來;青色少而黃氣多,富貴至而又至。正面有黃氣,意無不遂;印堂多喜色,謀無不通。氣如銹鐵,運命迍邅;色若祥雲,前程亨泰。名成利就,三台宮並有黃光;文滯書難,兩眉額各生青氣。

準頭一縷紅侵壽,定見回祿之災;唇上數莖人青口,恐有河伯之危。設若神清氣爽,雖色滯而不貧;假如氣弱神枯,縱色明而何用。面麻忌白,有須者通,時黑時黃則大通;面嬌忌嫩,有須者利,時黑時黃則大利。服以白色深淺為輕重,不知口角青浮.孝服立至;病以山根青黑為生死,不知眼神走脫,老病必亡。黃淺有遷變之喜,赤重有羈囚之苦。如絲貫準,實時泣以憂煎;火氣侵眸,忌宮非之恐懼。耳白最好,唇紅愈奇。如波瀾之潔兮,顯則莫比;如脂膏之膩兮,破而可知。地閣黑霧,宜防酒食之災;額角昏暗,應得噎食之厄。山根黃紫,主三千里有室家之歡;中正體麗,定四十日有創建之喜。

天中黃潤,九十日超升;地閣黑青,一月內必死。連腮氣黑,六八而亡。滿面色赤,二四而訟。青雲貫額,六十日有不測之憂;赤虹侵壽,五十日有無妄之災。日月黃霓,九十日加官;龍虎紫體,五十日及第。青黑驛馬,出入遭傷;暗滯福常,室家不吉。目下青黑,官事定在眼前;口角白黃,病患起子眉睫。眼下黑氣,左害子而右害妻;眉出白色,左損父而右損母。山根赤氣貫兩目,火燭血光之禍;年上黑色侵法令,酒食色慾之憂。求官進職,須要印堂黃潤;朝病暮死,只緣準頭暗慘。略寫元機,自得妙理,毋應氣色之勿驗,自返心目之不明。”

又《官員氣色歌》云:

官員氣色不易知,上停一部要詳推,進職加官庭印上,突爾異常見遷移。

升調紅黃光滿面,或從天中紫氣彌,尋下印堂兼五部,紫來同見亦如斯。

忽然五嶽皆紅起,加藏仍兼產貴兒,若見天中黃赤色,超遷喜到不須疑。

騰騰紫氣天中下,動榮爵綠即此時,甲貴若逢征官兆,三旬之內始見奇。

天中黃白似圓光,七旬之中定發祥,若得發從高廣上,貴兼喜事鎮一方。

印堂紫氣光閃閃,榮遷必定逾尋常,要知何方為宰使,須與各部仔細量。

紅黃印上向天中,三五好音氣象雄,潤色發從魚尾去,定見妻位福祿同。

濃紫天庭公卿容.獨白天中主元戎,最喜黃來諸部上,氣臨驛馬事皆通。

驛馬名為催官使,要詳訊息向此中,氣色黃明事當速,滯而不亮還是空。

驛馬忽達青黑色,降官停職最堪傷,更兼各部都暗慘,縱是為官不久長。

印堂紅色爵祿加,帶青帶白事可嗟,喜中有憂音信果,不然宮位一時差。

忽然超位作高官,黃起年壽似波瀾,若見天中紫色起,重重金紫煥朝端。

為官最怕天中青,中正印堂一樣靈,假若紅黃全無應,收拾回家免重刑。

紫臨顴上色光新,要往邊方作重鎮,一載之中須正拜,武官同伴鎮海演。

準頭紅潤五官榮,青黑臨位事可驚,白色印堂悲父母,馬肝色來甚無情。

宰令郡僚至三台,滿面氣色更宜開,諸般吉凶民一體,並無他斷莫徘徊。

又《士庶氣色歌》云:

眼頭向下有青苔,父母妻兒必見哀。陰陽二部紅黃好,青憂白孝赤官災。

青臨年上必長病,赤色須防訴訟來。黃到食倉並人口,應看二七進資財。

刑獄還同赤色光,耳邊橫過至魚方,六旬之內須傷死,訟獄宮災立見殃。

青從年上至中陽,二七須防水中亡。青黑耳邊魚尾過,火災一切並審傷。

青色奸門妻不吉,六旬中忌女人殃。橫來公事須謹慎,若見黑氣更非常。

食倉仙輔紅黃美,必主資財進田莊。赤色圍繞何難斷,不免宮司鬧一場。

青白中陽色亂飛,四旬之內別繡口。印堂並發尤凶兆,慘見父母恐西歸。

日角島來主夫災,三旬之間不疑猜。青臨日角並月角,一句內外殃必來。

左邊刑獄赤非祥,一朝臨身最難防。左上天庭終發配,天中須應法場亡。

印堂青連魚尾垂,須防妻子大災危。三陽不明見暗慘,定主凶災不可移。

女人六甲最難量,赤青左右發三陽。倉庫紅黃應是女,分為左右細推詳。

紫臨髮際三元位,僧道之人亦服章。尋常橫發應巨富,女人得孕貴中藏。

若然黑色身憂死,白服青災喜在黃。一發旬中須有應,各部發現須細量。

印堂黃貫子宮來,貴子須牛且免災。更在三陽逢紫色,定知極品至三台。

鼻上紅黃如柳葉,司空上見亦同然。橫財併入兼逢吉,眉至金貴主妻諧。

天中紅色功名至,若見黃繞並發財。忽發印堂八旬日,定知南北遠信來。

此是庶民真訊息,說與相家任剪裁。

依上所云,人之貧富禍福,榮枯邪正,剛柔生死等,必有一種氣色,先發於面,以為之兆。且四季形狀不一,在春則欲起,在夏則欲橫,在秋則欲下,在冬則欲藏。春欲起者,有發生之象。夏欲橫者,有長養之象。秋欲下者,有收斂之象。冬欲藏者,有閉塞之象。訣云:“春要青兮夏要紅,秋間白色喜重重,冬時赤色還來往,且須相應有始終。春青要向三陽謀,夏赤還當印內求,秋白但觀年壽上,冬看地閣黑光浮。青主憂疑自主喪,黑色重病赤宮方,若還進祿並添喜,當是黃紅滿面光。”春復秋冬四季,各得其時,即各得其利;否則,失其時者,難以言吉。不過氣色之觀察,向無一定之方法。

就吾人經驗言之,應於室內紙窗下,使被相者寧神靜坐,與相者相距三四尺,仔細觀之,反覆思之。且室內不宜過亮,俾便易睹,不可有日光映射。如在夜中,以燃油燈為好。電燈、洋油燈等光過強,須以白紙覆之,庶可得其真象矣。惟吾國相士,概以相氣色為至秘密,苟非其人,雖子弗授。馴至今日,口說失傳,而相學因以下振,可慨也夫。茲就“相學之新研 廠究”所繪各圖中,摘繪三圖於後,以資互證。

1.系赤色上升,,即有公難。

2.系薄黑或薄赤色,即有大損失,大破敗。

3.系有財帛訊息從遠方來,有艷麗者方為吉,否則凶。

4.系薄黑,即男女通姦之徵。

5.系有盜難。

6.即盜難之根由。

7.系鼻上現一稍斜之赤筋,細銳而色如血,主受大傷,實一身生死關頭也。

8.系有赤筋由鼻穴出如草根。主散財損耗並身敗。

9.系額上暈朦,右眉上有小粒突出,如針尖而色赤者,定有火難。

10.系全額朦色,即主運氣否塞,大凶,病人死。如內有黃氣,而次第開復者,則運氣轉佳,有病即愈。

11.系赤氣由顴侵入法令,主有人來欲合辦一事業,成就與否,須視此氣色之有勢與否,並定其吉凶,其紋系三枝,即主有三人。

12.系有朦色,即主僱人中,有與他人協同謀惡者。

13.系有色而不艷,定有官司發現。

14.系薄黑色,主有意外之災難。

15.系薄紫色,主家內有病人。

16.法令末端,有薄黑色,系部下夥伴之屬,在業務上定有惡事。

17.眼周圍現大薄黑,即有不陰德之事,主女無子,男損家。

18.系薄黑,為不陰德,如現紅色,即為色事,當是惡運將臨之兆。

19.口周圍現薄黑,系腰以下受寒,或家有災難及水患。

20.系薄黑色,即萬事難成,如賭博則大損失。

21.此處有色,即心有希冀,因其善惡以定吉凶,如系薄黑,則謀望難成,且主愁腦。

22.薄黑為災及損失,黃為喜。

23.如系黑色由眼尾侵入顴骨,其妻必死。

24.法令尾有薄黑色,主下仆定作惡事。

25.系薄黑色,即他人不信用。

26.系中有愁。

27.-如系黑色,即財運不佳,百事無成。

28.此處如系小痣,其色暗昧,定有色慾之事。

29.如系小瘡或痣,即為婦人勞苦。

30.如系赤色小瘡,即主下輩有喜悅之事。

31.系薄黑色,即家內有災難,此災難來自何方,即視東西南北之形勢而定,並以色澤體惡,判其吉凶耳。

《平園相學》之氣色篇相關內容

周公解夢大全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