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帝靈簽 第四十九簽 戊壬 下下

關帝靈簽 第四十九簽 戊壬 下下_抽籤占卜

關帝靈簽 第四十九簽 戊壬 下下

  詩曰

彼此家居只一山,如何似隔鬼門關;

日月如梭人易老,許多勞碌不如閒。

【現代白話文解簽】

解曰

彼此同住在一個山頭好比內外一般,為什麼竟像隔一道鬼門關那樣不能相通呢?家庭不和,一家人同床異夢,各懷異志,既欠團結,則謀事難成。

斷曰

運勢:不宜貪取,貪者通貧,天神予禍,不可不慎。

家庭:人丁散去,討生活計,惟先收束,以利團結。

財利:四面局勢,不允蠢動,動之授損,不是汝拙。

事業:局勢所趨,人人自危,所從之業,能飽三餐。

升遷:身心之虛,受其阻礙,立即調適,否則堪虞。

姻緣:兩姓不合,明知不可,即宜分手,以免後悔。

考試:雖是肯拚,書不為官,修一技長,享受終生。

健康:突發之症,令人束手,速求名醫,即可救耶。

遠行:暫時不可,時也命也,強行之者,立即應驗。

訴訟:休斗可也,再斗兩敗,甚為明顯,忍之受之。

失物:去陽之際,不慎遺落,去尋覓看,恐難回手。

【傳統版解簽】

聖意

名利阻、且休問、訟宜和、病有願、婚姻遲、行人遠、欲獲吉、且安份。

解曰

此簽主情意隔角。不遇扶持。看似密邇相連。其實咫尺天涯。勢同秦越。智士知己知彼。舍此另投。或有遇合。若信。文貌周鏇。口頭熱鬧。外密中疏。終鮮實際。不唯耽誤時日。更費趨候奔走之勞。此等人為世詬病久矣。奈何其弗之省也。

釋義

彼此家居。誼屬鄰里。只一山。過從甚便也。鬼門關。言其肝膽隔別。不啻陰陽分界也。歲月如梭。言盼望無期。空自遲誤。許多勞碌。言所倚非人。所謀非計。枉受奔波之累。則何如識透人情。消閒自在。其不綽綽然有餘裕哉。戒占者勿妄交。勿枉己。勿輕信。

解簽

雖然與周圍的人看似親近,但卻從未真心地相待過,猶如陰陽兩界,是無法跨越的。在快速的時間飛逝下,人也漸漸地不再年輕,但總是所託非人,無法成事,白忙一場,倒不如什麼都不做,生活過得倒還比較自在。此簽表示無法和他人情意交流,無法相信別人,只相信自己,但又交待錯人,一生都是如此,所以別再相信不該相信的人了。

東坡解

安閒易處、出門有阻、時迍易過、枉自勞苦。且宜守舊、隨分而去、運未亨通、那宜進取。

碧仙注

形跡如親實不親、相看只作鏡中人、謀為動作皆無定、只恐虛名不得真。

【占驗】

一人居住省城,欲往外驟生理,占此。人以簽不吉,止之不聽。離家只四十里,在外終日忙碌,無人可安,三年不得回,竟卒於外。首二句之驗也。

又光緒間,桐郡(刺桐城,即泉州)鄭姓有子,染病延醫許氏,服藥未效。有人薦一何姓老醫,其父遲疑莫決,占此,乃信必托與高年者,竟不數日而愈。益恍然於“如何似”、“人易老”、“許不如”此九字,儼然若為斯人作焉。

【故事】

張子房遁跡

漢•張良,字子房,韓人。其先五世相韓,秦滅韓,良散家財遁跡,欲為韓報仇。乃使力士懷鐵錐,擊始皇於博浪沙上,誤中副車。始皇大索天下,十月不獲。後佐漢定天下,功成謝絕人事,託名與赤松子遊。

關帝靈簽 第四十九簽 戊壬 下下相關內容

周公解夢大全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