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是對未知心理的預兆_周公解夢_周公解夢大全

夢境是對未知心理的預兆

  夢境是對未知心理的預兆

  人類的潛意識奇妙無比,連線過去,指向未來,是未知的預兆。夢境,將潛意識的冰山一角揭示,使我們得以窺見未來的一鱗半爪。夢,其實是對未知心理的預兆。

  入睡後,一些器官(包括感覺器官)的活動會引發做夢。夢的內容與我們的期望、企圖、擔心等各種心理趨勢有關。夢是潛意識現象,夢會表現出潛意識的征兆,夢是潛意識的外露。潛意識可以理解成是靈魂的影子,當靈魂選擇事物,影子會根據本體做出一致的或者相反的動作——這也是為什麽夢有反的也有正的的緣故。夢見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更表現出性格的外溢,夢是人生的參照物,雖然潛意識被顯意識所左右,但是現實會使潛意識得出最正確的做法。當夢開始時,就不控製,甚至可以理解為——人活在兩個世界,現實與夢中。理解夢、破解夢的方法在于要用挖掘潛意識的思維去思考這一切。夢,就在我們身邊,要想套用夢境,首先就要去理解它、接觸它、介入它,然後才可以很好的利用它。

  有時候,人們發現自己夢中的情景會在現實之中出現,就好像是預知了事情的發生一樣,事實上,這樣的夢也被稱為“預知之夢”,這是人類不可思議的潛能之一。

  有一個女人,夢見她在某街某店門口遇到失散多年的弟弟。第二天早上,她出去逛街,恰恰就在那兒遇見了他,好似夢境重演。這是個典型的“預知之夢”。

  兄弟姐妹之間,有著一種神秘的聯系,這種聯系會在潛意識中隱藏。而夢,是窺看潛意識的一扇窗子,通過這扇“窗子”,這種神秘的聯系就會顯現出來,使得失散的親人能在相同的地方相遇。

  夢,這扇奇妙的“窗子”,不僅反映人與人之間神秘的精神聯系,還會反映潛意識的前瞻性思考與潛意識的洞察力。

  有一位精神科醫師,平時喜歡看醫學雜志。這天晚上,他看了一篇關于中風的文章之後,在夢中夢見他的父親倒在地上,面白唇暗、牙關緊閉、兩手握固、肢體痙攣,怎麽叫也叫不起來。這位醫師夢見了他父親中風的情景,醒來之後久久不能釋懷。一大早,醫師正要打電話回家問候父母過得好不好,沒想到電話鈴響起,醫師的母親告知他一個噩耗,父親在早上起來的時候中風了。

  這個夢,其實是“潛意識的前瞻性思考”的體現。人是具有“潛意識的前瞻性思考”的生物,比如科幻小說作家阿西莫夫,在1952年就相當精確地描述了“太空漫步”的情景,比真正的太空漫步早了13年。醫師在入睡前看了關于中風的文章,裏面提到肥胖會引起中風,他想起在故鄉的父親過胖的體型,心中浮現“他可能死于中風”的想法,于是想到了“合理的擔憂”,而這種擔憂被編入夢中,實在是合情合理的。夢中的情景,是潛意識的自覺反映。至于醫師父親的中風,除了他本身的身體因素,也許是因為他們父子連心,冥冥之中,醫師感覺到了父親的痛苦。

  除了“潛意識的前瞻性思考”外,我們還需要考慮夢中的“潛意識洞察力”,這種洞察力又可分為生理與心理兩種。哈費德醫師在《夢與夢魘》一書中提到一個可能兩者兼而有之的“預知之夢”:

  有一個人,數次夢見自己的手臂及嘴巴因麻痹而呈一種痙攣狀態。幾個月後,他的夢境成真,當他在修理收音機時,手忽然產生局部麻痹的現象。後來去醫院檢查才發現,他的麻痹現象是梅毒的並發症。

  令人迷惑不解的是,病人何以在幾個月前就于夢中出現梅毒的並發症警兆呢?從生理上來看,雖然梅毒是隱秘進行的,外表看不出來,但病人的身體也許已經受到破壞,以前曾經受到一些輕微的襲擊,潛意識已經感受到身體的不對勁。由此,潛意識會把這些過于微小、因而顯意識無法察覺的症狀和過往的行為聯系,這樣在潛意識中,病人心中也許已有染梅毒的憂慮,在夢中,這些擔憂活躍起來,在夢中表現出來,預示了將來梅毒發作的情景。

  前面提過,生理刺激可以成為夢的材料與來源。人的大腦和身體之間有著非常豐富的神經連線。當身體出現病理性問題的時候,白天由于人們把主要精力用于應對工作生活,會壓抑來自軀體的神經反射信號,一些微小的症狀就不會被察覺,這也是為什麽人集中註意力的時候,會忘記皮膚瘙癢或者身體疼痛。但在潛意識中,無論如何微小的身體狀況都會被察覺,並且記錄下來。到夜晚休息之後,壓抑被放松,潛意識代替顯意識,主導身體,這時,來自身體的神經信號便被腦組織接收到了,潛意識使大腦皮層相應的區域的記憶點被激活,相互串聯,便演變成夢。這些夢是軀體疾病發生前或者發生時的微弱信號的象征性表達,因此具有預測和反映軀體和髒腑疾病的作用,可以經由夢的解析來維護身體健康。在夜晚,我們對外在刺激的敏感性減弱,對來自內在器官的刺激反而較敏感,瑞士心理學家榮格認為夢可以“喚起我們對身體初期不健康狀態的註意”,說的就是這種情形。

  美國心理學家弗洛姆也提到一個含有心理洞察力的“預知之夢”:

  有一次,薩斯與理查德見面,討論彼此在未來事業上的合作。薩斯對理查德的印象很好,因此決定把理查德當做自己事業上的伙伴。見面後當晚,薩斯做了下面這個夢:“我看見理查德坐在我們合用的辦公室內,他正在翻閱賬簿,並篡改賬簿上的一些數位,以便掩飾他挪用大量公款的事實。”薩斯醒來之後,覺得這個夢是他對理查德的敵意及疑心在作祟,他忘掉這個夢,而和理查德正式合作生意。一年後,薩斯發現理查德真的擅自侵佔大量公款,並以做假賬的模式來掩飾此種行為。

  弗洛姆認為,夢的預言性質可能表示薩斯與理查德初次相見時,對理查德的洞察力——薩斯的潛意識一開始就看出了理查德的不可信任。我們對一個人的印象並非如我們所願意相信的那樣單純,薩斯直覺地認為理查德是一個不誠實的人,但理查德的外在形象卻又給薩斯非常良好的印象,他遂壓抑“理查德是不誠實”的不好想法(一開始就懷疑別人總是不太好的),這個壓抑的念頭難以在清醒思維時浮現,但卻在夜夢中大肆活動,產生了有預言性質的夢境。

  “預言之夢”除了反映潛意識的前瞻性思考與潛意識的洞察力之外,還有其神秘的一面。一個在意夢所提供預兆的人,也有可能使夢成為“自我兌現的預言”。

  筆記小說《秋燈叢話》裏有關清初大儒朱竹的故事說,朱竹很喜歡吃鴨肉,年輕時候曾夢見自己行經郊外時,看到一個大水池,池中蓄養了好幾千隻鴨子,在一旁看守的童子對他說:“這是先生您一生的食料。”後來朱竹81歲時,因生小病而臥床休息,又夢見回到年輕時代夢過的那個大水池邊,發現水池裏隻剩下兩隻鴨子。他醒來後,覺得不祥,告誡家人不可再烹殺鴨子。想不到女兒剛好回來探病,知道父親喜歡吃鴨肉的她,在家裏宰了兩隻鴨子,特地帶來孝敬父親。朱竹看到這兩隻煮熟的鴨子,嘆道:“我的生命就到這裏結束了嗎?”當天晚上,他就死了。

  這就是“自我兌現的預言”,朱竹深信夢中的預言,而告誡家人不要再殺鴨,但“人算不如天算”,看到女兒送來的兩隻鴨子,他的心理防線崩潰了,也許就是這樣,使他的病情惡化,一命嗚呼。這說明,許多古代人深信有些預知之夢是無可避免的,天要人死,人不得不死,強要逆天,終究是虛妄。

  《聊齋志異》裏有一則《牛飛》說:“鄉人某甲買了一頭牛,頗為健壯。有一天晚上,某甲夢見牛長了翅膀飛走了,他醒來覺得這是個不祥的夢,懷疑將有所喪失,于是牽牛到市場折價出售。他將售得的銀兩用布包裹纏繞在臂上,在回家的途中,看到路旁有一隻老鷹正在吃死兔的腐肉。某甲走近前,老鷹很溫馴,並不飛離,于是他就以布頭綁住老鷹的腿股,再纏繞在自己的臂上,繼續往回家的路走。被縛的老鷹沿途一再擺撲,某甲稍不註意,老鷹竟帶著包有銀兩的布巾飛上天去。”

  在這裏,“牛長了翅膀飛走”的夢中預言果然象征性地兌現了。我們可以說,這是某甲受了夢的暗示,而自己兌現了那個預言。但如果某甲不認為夢不祥賣牛,牛也會以其他的模式損失掉。有些預知之夢所預見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甚至可以說,因為預見了未來而採取行動,反而容易導致了未來的發生。

  夢和思維都是要運用意象的,它們把不同意象編織在一起,起到了記憶鏈的作用,大大方便了後續思考和做夢時檢索記憶庫。在白天紛繁復雜的信息刺激中,人們容易無所適從,迷失重點,產生盲點。但到了夜間睡夢中,一些與自我安全和發展關系更密切的信息會比其他信息更強烈,因為它們總是被存儲在與安全相關或相鄰的區域裏,有著早就鋪設好的神經連結,而夢還將著手為它們彼此及相關聯的心理內容之間架設新的神經通道。這就形成了非常重要的夢境。也就是說,夢,起到梳理錯綜復雜的生活現實,抓住重點,提醒或警示最重要的問題的作用,有利于消除意識盲點,預知未來。




    周公解夢大全按首字母查找